給力文學網 > 靈境行者 > 第四十五章 神話體系
  “我明白,比爾先生!”

  張元清端起冰可樂喝了一口,再看向立在比爾身后的金發女郎。

  比爾先生微笑道:

  “她是我的生活助理,任何事,你都可以當著她的面說。”

  哦,擠牛奶助理.....張元清心領神會的笑了一下,單身且有錢的中老男人,身邊總是不缺所謂的生活助理。

  她們不需要有多強的能力,但一定年輕貌美身材好。

  比爾先生雖然是身價不菲的大佬,生活助理比起我的關雅姐差了不少.......張元清暗暗比較了一下,心滿意足的收回思緒,道:

  “比爾先生,我會給出讓你無法拒絕的東西。”

  比爾先生笑呵呵的回應:

  “那得看過才知道。”

  說完,他看見元始天尊取出了一摞黃紙符,薄薄的,大概十張左右。

  “符箓?”比爾先生簡單的掃了一眼,翹著腿,失笑道:

  “元始先生,我沒記錯的話,符箓是消耗品。”

  消耗品用完就沒,價值遠遠無法和道具相比,更何況是滑鏟鞋這種保命道具。

  “確實是消耗品,但這是主宰層次的消耗品。”張元清說。

  主宰層次......比爾先生放下了腿,坐直身體,迫不及待的問道:

  “具體有什么作用?”

  “蘊含日之神力,主要功能是凈化,渡入靈力后,可以激發符箓內的能量,凈化一切負面效果,對毒素也有一定程度的遏制。”張元清抽出一張,夾在指間,道:

  “平時貼在家里,還能充當暖氣,鬼魅陰物不敢靠近。最重要的是,日之神力能克制酗酒者,比爾先生,您也不希望再被酗酒者襲擊吧。”

  比爾先生的鼻息已經粗重起來了。

  日之神力是一種極為強大和稀罕的能量,凈化一切負面效果,單憑這個能力,就能讓許多職業的技能抓瞎。

  而且,日之神力天克酗酒者,正是他所需要的。

  主宰級的道具太罕見了,每一件都價值連城,關鍵是,主宰級道具在各大組織里,屬于非賣品,有錢也買不到。

  “確實是我無法拒絕的東西,但是,十張不夠!”比爾先生解釋道:

  “消耗品的價值遠不及道具,而且滑鏟鞋的代價很小很小,價值極高,所以,得加符箓。”

  他比了一個“二”的手勢:“我要二十張,外加一千萬。”

  一張符才四百五十萬?你這個奸商......張元清搖頭:

  “我只給你十張,但可以附加一件古代法器,另外,如果你答應,我可以考慮讓你成為破煞符的海外代理商,你可以低價從我這里購買。”

  在過去的幾次交易里,比爾先生對他還算照顧,而且,比爾是商人,總得讓人家賺錢。

  “古代法器?”比爾先生皺了皺眉:

  “你說的是古代超能力者的道具吧,如果是圣者品質的話,那沒問題,但你得再給我兩張破煞符,你知道的,古代超能力者的道具沒有物品屬性,代價和能力都需要自行摸索,這就意味著風險,而且在摸索清楚前,無法立刻上手。”

  張元清愣了一下,“好,沒問題!”

  說著,他打開隨身的背包,取出巴掌大的青銅鼎。

  這件道具由高峰長老品鑒過,給出的回饋是:一般!

  圣者品質,但并不出眾。

  比爾先生拿起青銅小鼎,借著水晶吊燈的光芒,細細審視。

  張元清趁機問道:

  “比爾先生,您知道古代修行者?”

  “在我們國家,那叫超能力者。”比爾先生一邊品鑒法器,一邊說:

  “靈境行者是近代誕生的,不超過兩百年,但根據我們對歷史的挖掘,對靈境副本的開發,不難發現,其實古代也有和我們相似的群體,區別是他們升級不依靠靈境。

  “你現在是圣者了,又是五行盟重點培養的天才,你的上級應該有告訴你這些機密吧。”

  不,我的上級只會以德服人,以及沉溺在溜須拍馬里不可自拔.......張元清心里腹誹著錢公子,表面點頭:

  “你們國家的古代超能力者是怎樣的,我想盡可能的了解一些,如果需要支付情報費用,您可以直說。”

  比爾先生抬眼看他一下,低頭,繼續觀察青銅小鼎,笑道:

  “如果你層次沒到,我不會跟你說這些,給錢也不會。但既然大家都是圣者,一些信息就可以公開談論,互相交流,這是咱們靈境行者間的潛規則。

  “目前為止,各大靈境行者組織中的主流觀點是,神話歷史就是古代“靈境行者”的歷史。你知道三大神話體系嗎?”

  張元清搖頭:“我對自己國家的神話都不太了解,更別說其他文明的神話故事。”

  比爾先生道:

  “三大神話體系,分別是希臘神話、北歐神話和你們東方的開天神話。如果你充分發揮自己的想象力,就會發現,靈境行者中各大職業,與神話歷史中的一些神祇高度相似。”

  御女三千白日飛升的黃帝對應中庭土怪.......張元清腦海里第一反應是這個。

  “酗酒者,在希臘神話中能找到高度相似的神祇——酒神狄俄尼索,他執掌混亂,也被成為混亂之神。愛欲職業也能找到高度相似的神祇——阿芙洛狄忒,掌管愛和欲的神。”

  比爾先生剛說完,張元清就脫口而出:“宙斯老爹的丁丁丟到海里變成的那位女神?”

  比爾先生愣愣的看他半天:“你還說你不懂神話.....”

  ......張元清:“您繼續說。”

  比爾先生放下青銅小鼎,道:

  “這件道具沒問題,我們的交易達成.....

  “正因為能從神話中找到對應的神祇,所以主流觀點認為,這些所謂的神祇,其實就是古代的超能者力,等級未知,或許是主宰,或許是半神。

  “因為掌控超能力,所以被古人頂禮膜拜,美化成了神靈。還有一個證據可以證明,你知道靈境有三大區吧。”

  張元清點頭:“嗯,其中一個大區尚未開啟。”

  “那個大區就是北歐神話,你知道北歐神話的結局嗎?”比爾先生循循善誘。

  張元清想了想,道:

  “我只知道宙斯睡了他的姑媽,姐姐,女兒,侄女,還有很多凡間女子,他就像個種馬,不是在睡女人,就是去睡女人的路上,和魔君一樣喪心病狂。”

  “你確實不了解神話故事,宙斯是希臘神話的父神,北歐神話的主神是奧丁。”比爾先生糾正了一句,把話題拉回正軌,道:

  “北歐神話的結局是諸神黃昏,所有的神靈都死了,整個體系大寂滅。各大組織猜測,這可能和靈境第三大區始終沒有開啟有關,具體原因就不太清楚了。

  “類似的不解之謎還有很多,比如東方開天神話混亂駁雜,東拼西湊,幾乎難成體系,就像斷了傳承一樣,嗯,你們小說作品里添加的神話故事不算在內。”

  張元清思索了許久,嘆息道:

  “很有趣的思考角度,對我啟發很大。好了,比爾先生,我們的交易還沒完成呢。”

  最后,張元清用十二張破煞符和青銅鼎,換來了滑鏟鞋。

  接著,他又向比爾先生以四百萬一張的價格出售八張破煞符,這讓比爾先生眉開眼笑,恨不得留元始天尊吃晚飯。

  老梆子給他留的三十張破煞符,只剩十張。

  張元清再以一千萬的價格,購買了大量制作各種符箓的材料——畫符材料比煉尸、煉靈材料便宜。

  .......

  金山市。

  上午十點,烈日高照,街角的奶茶店。

  小圓桌邊,穿著外賣員制服的寇北月,罵咧咧道:

  “你小子太不夠意思了吧,這幾天喊你出來,你也不理我,是不是怕莪讓你請客?”

  他的對面是娃娃臉的人血饅頭,他悻笑道:

  “最近去了一趟松海述職,這不剛回來嘛。”

  上次收到寇北月電話后,人血饅頭差點嚇尿,連夜收拾行李逃回松海,就安排了一個不知情的小弟留守在物流公司。

  他尋思著要不要把寇北月的信息賣出去,來一招驅虎吞狼,讓自由職業們解決這個隱患。

  畢竟寇北月還被通緝著。

  結果一個星期后,小弟安然無恙,物流公司也沒被查封。

  于是蠱王就安排了一個任務給人血饅頭——潛伏在寇北月身邊。

  理由很簡單,寇北月只是小人物,但他背后的元始天尊和無痕大師,意義非同尋常。

  但這個任務是有風險的,一旦寇北月是按兵不動,等他回歸,那人血饅頭這次回來,就是自投羅網。

  奶茶喝了十分鐘,人血饅頭心驚膽戰了十分鐘。

  周圍好像沒有埋伏,北月怎么回事,業務能力這么差的嗎......人血饅頭心里不著邊際的嘀咕著。

  “我問你一個事兒。”寇北月小口小口的喝著奶茶。

  “你說!”人血饅頭道。

  “我最近被通緝了,你應該知道我和元始天尊的關系了吧,色欲神將抓我那次,是不是你出賣的?”寇北月問。

  一上來就開大招?人血饅頭表面平靜,心臟卻加速跳動,腎上腺素飆升,大腦快速運轉,思考如何回答。

  “是會長讓我這么干的。”人血饅頭如實回答。

  “小圓真厲害,這都給她猜中了。”寇北月一臉佩服的說。

  “你想怎么樣?”人血饅頭繃著臉問。

  寇北月按照小圓教的臺詞,一臉冷酷的說:

  “色欲神將的事我可以不計較,但因為某些原因,我們斷了和邪,自由組織聯絡的渠道,我希望能從你能幫忙打探消息。

  “當然,報酬方面不會虧待你。”

  “就這樣?”人血饅頭愣住了。

  要不然呢?小圓說你還有利用價值......寇北月沉聲道:

  “元始天尊非要殺你,是我看在大家兄弟一場,才力挽狂瀾,替你擺平了元始天尊,而元始天尊極少敢忤逆我。”

  人血饅頭:“我也不知道該不該相信......”

  正說著,寇北月手機“叮咚”一聲,他解鎖屏幕,定睛一看,表情瞬間古怪起來。

  【老大,你在哪里,我想投奔你——您忠誠的小弟!】

  ........

  空無一人的會議室里,窗簾緊拉著,柔和的燈光照亮嶄新的會議桌。

  “滴滴~”

  天花板上,充滿黑科技感的十架金屬探頭,同時閃爍黃光。

  俄頃,一道道熒藍色的光束垂直落下,凝成一道道人影,容貌英俊的青年,美艷性感的女士,白發蒼蒼的老人,氣態威嚴的中年人。

  也有非人類,比如一只卷毛泰迪。

  “上次我們剛開過一次‘十老會議’,討論是否將失語村攻略賣給太一門。一個月時間還沒到,元始天尊剛出殺戮副本,還沒進入圣者境的第一個副本吧。”

  一位紅發青年大聲說道:“總不能又是他的事吧,另外,趙長老怎么也混進來了?”

  “十老會議”是五行盟盟主會議之下,規格最高,層次最高的會議,不該出現太一門的長老。

  剛剛被召集而來,還不清楚具體內容的長老們,紛紛看向身披黑袍,面容清癯,蓄著山羊須的老者。

  太一門的趙長老,第一批靈境行者,在太一門長老中輩分很高。

  “混這個字用得不好!”趙城隍的曾祖父淡淡道:“但既然你是火師,我就原諒你了。”

  紅發青年“嘖”一聲:“感覺你是想打架!”

  趙長老懶得搭理他,望向會議桌首位的大長老帝鴻,道:

  “帝鴻長老,老夫也想知道五行盟邀請太一門參加本次會議的原因,希望不是元始天尊又通關了哪個S級副本,否則,孫長老就不是糊涂了,而是太一門的罪人。”

  眾長老立刻看向帝鴻。

  逢著開十老會議,就必定有大事發生,他們只希望不是壞事。

  類似失語村副本攻略的那種,毫無疑問是好事。

  五官平平,氣質高貴溫和的帝鴻大長老,語氣低沉:

  “確實與元始天尊有關。”

  會議桌邊的長老們,表情一下子就古怪起來。

  這小子是不是太鬧騰了?

  帝鴻長老臉色凝重,看向左手邊第三個位置,那里坐著一位英俊逼人的白衣青年。

  “傅青陽,你匯報的事件,你來說!”

  ......

  PS:錯字先更后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