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力文學網 > 大夏文圣 > 第二百二十六章:闡圣道,熔萬法,十二圣人大神通,星辰古樹顯世!
  顧錦年成圣,天象恐怖。

  而在扶羅王朝。

  普元山。

  也爆發出恐怖的異象。

  普元山,盤山,天齊山,自天命降臨之后,這三座山第一時間凝聚天命。

  有人推測,當初的天命墜下,有一部分是沒入了這些山川之中,激活了地下的靈脈,從而轉換為了龍脈,會孕育出一些非凡之物。

  而今。

  普元山是第一座得到天命的神山,因為顧錦年成圣,也或許是時機成熟,普元山直接爆發出無與倫比的天象。

  奇異光芒自普元山爆射出去,普元山的法陣,也逐漸弱化。

  而普元山當中,彌漫起白霧,讓人看不清山體當中,發生了什么。

  山下。

  上清道人深吸一口氣,他身后率領著太玄仙宗數千修士,周圍還有其他仙門修士,以及一些散修,包括扶羅王朝的將士。

  實際上,對于這座神山,扶羅王朝自然不希望仙門插手,無論有沒有寶物,都不應該由別人插手。

  可沒有辦法,他們已經簽署同盟會協議,換句話來說,仙門是有資格前來協助的。

  再加上如今仙器覺醒,扶羅王朝的確不如太玄仙宗,真打起來了的話,極致的個人實力,將超越一切,故此扶羅王朝只能忍氣吞聲。

  但好在的是,即便如此,太玄仙宗至少答應,會給他們留一部分好處,拿自己該拿的東西。

  否則的話,扶羅王朝也不會忍氣吞聲。

  “掌教,普元山法陣已經衰敗,是否直接闖入?”

  有人開口,詢問著上清道人。

  “再等等。”

  上清道人開口,他雖然心急,但在這個時候,他還是不希望出什么差錯,深吸一口氣,耐心等待著。

  如此,大約過了半個時辰。

  普元山的法陣,越來越衰敗,越來越弱,最終有人按耐不住了。

  有仙門一咬牙,帶著數百人闖入普元山內。

  他們朝著山上走去,白霧籠罩一切,即便是神識都無法窺探。

  數以萬計的修士,包括扶羅王朝的大軍,也充滿著好奇,他們不知道普元山孕育著什么,也不知道是兇還是吉,只能耐心等待。

  可就在此時,一束光芒綻放,眾人透過白霧,看到情況。

  是一位修士,差不多四十歲,手中有一枚血紅色的果實,散發出奇異光芒,中年修士幾乎沒有任何一點猶豫,直接將果實吞下。

  剎那間,法力奔騰之聲響起,一束束光芒自他體內而出,這是一位內丹境修士,眼下吞服靈果之后,發生了奇異變化。

  他盤腿而坐,一枚內丹浮現在他頭頂,一百零八道金光綻放,最終抵達金丹境。

  “突破至第五境了?”

  “嘶,這是什么靈果?僅僅只是吞服,就可以抵達金丹境嗎?”

  “直接突破一個大境界?內丹境修士想要突破到金丹境,至少需要數百年的時間,就算是天驕,也需要五十年的時間,一枚靈果再好,不給予熔煉,藥效只怕發揮不出十分之一的作用啊。”

  “這是在暴殄天物啊,這樣的靈果,若是拿去煉丹,至少能煉制出四枚丹藥,可以讓四個人突破到金丹境。”

  人們驚愕,這些修士一個個既是羨慕,也感到惋惜,認為對方簡直就是在暴殄天物。

  然而,有不同的聲音響起,給予反駁。

  “不。”

  “這靈果,乃是得到天命之力加持的朱果,只要吞服,便可以直接煉化其中藥效,當場突破境界。”

  “天命之力,可以免除過程,也不會有任何副作用,吃這枚靈果,和煉為丹藥,效果不會有太大的差距,不過若是拿來煉丹的話,確實可以多煉出兩枚。”

  有老者開口,這是一位煉丹師,他敏銳的發現,這枚靈果是得到了天命加持,不是藥材,可以直接吞服。

  果然,此話一說,更多人興奮了,之前還是有人畏畏縮縮,眼下看到有人得到好處,又豈能按耐不動?

  有人冒險,直接闖入普元山。

  但大部分人,還是比較冷靜,直接進去的,大部分都是一些小的仙門,亦或者是一些散修,他們本身就沒有底蘊,自然想要抓住機會,畢竟光腳的不怕穿鞋。

  可真正的強者,都不會隨意闖入,萬一他們受傷了,那可就是天大的麻煩。

  得不償失。

  只是,隨著這批人入內,很快一束束光芒出現,驅散了白霧。

  眾人定眼看去。

  又有人得到好處,是一株類似于靈芝的東西,上面生長出數十顆紫色果實。

  十幾人一人分了一顆,吞服之后,在一瞬間抵達巔峰。

  這些人都是內丹修士,有初期也有中期,隨著吞服后,他們紛紛抵達巔峰境,而且法力也轉變為紫色,看起來極其不凡。

  “紫韻靈果,這種靈果不是已經絕滅了嗎?為何這世上還有這種靈果?”

  “天命加持后的神山,果然與眾不同,連早已絕滅的靈果都有,這才不過剛剛上山,若是一直到上面,只怕會有更好的東西吧?”

  “眾弟子聽令,隨本教殺上普元山。”

  這一刻,諸多人徹底按耐不住了,紛紛朝著普元山向上而去,畢竟有人得到了好處,他們自然不想錯過。

  “掌教,我們要不要出手?”

  此時,太玄仙宗的長老忍不住開口,畢竟看到這些人已經上山,唯恐自身錯過機緣。

  “不急。”

  上清道人還是比較穩重,即便面對誘惑,也沒有太著急。

  只是。

  下一刻。

  山頂之上,一棵古樹爆發出恐怖的光芒,古樹之上有三百六十五顆果實,晶瑩剔透,亦有點點星光。

  “星辰古樹。”

  這一刻,有人徹底失態,指著這棵古樹尖聲驚叫。

  “傳說當中的星辰古樹?蘊含星辰之力,生長三百六十五顆星辰果實,吞服這樣的果實,可改善體質,化作星辰體,是培元固本的無上神物啊。”

  有人道出古樹的來歷,面容震撼,同時眼神當中滿是興奮。

  而山下。

  上清道人也徹底坐不住了,他呼吸都有些急促,望著這棵星辰古樹。

  “掌教,還不動手嗎?”

  “這可是星辰古樹啊。”

  “要是得到這寶物,種植在咱們太玄仙宗,可以改善龍脈,使得我仙門靈氣濃郁十倍,演化出星辰靈氣,到時候太玄仙宗人人如龍啊。”

  太玄仙宗的長老,實在是忍不住了,他攥緊拳頭,詢問上清道人。

  他很著急,這東西若是被搶走了的話,那就血虧。

  “聽令。”

  “隨本教殺上普元神山。”

  聽到這話,上清道人也不再猶豫,直接朝著普元神山殺去。

  諸多勢力觀望著。

  扶羅大軍也沒有任何猶豫,有武王強者,率領三千鐵騎,直接殺入其中,爭奪寶物。

  各方勢力關注著,眼神當中也滿是震撼。

  “星辰古樹啊。”

  “傳說當中的神樹,吸收天地星辰之力,每一顆果實都蘊含極致星靈,若吞服一枚,可擁有星辰體質,若將三百六十五顆全部吞服,可鑄造星辰圣體。”

  “而且若是將這棵古樹,栽培在宗門當中,五百年開花,五百年結果,五百年成熟,五百年落地,每隔兩千年就可以孕育出新的星辰果實。”

  “也就是說,得到此樹的宗門,每隔兩千年必然可以誕生一位星辰圣體之人,而且這樣的古樹,種植在宗門內,也可以帶來大量星辰之力。”

  “意義太大,任何仙門擁有這棵古樹,一千年后,便可成為天下第一仙門。”

  有人驚呼,是盤山當中的龍虎道宗掌教,他忍不住開口,道出這棵星辰古樹的來歷。

  他眼中滿是羨慕。

  也很難受,畢竟這東西實在是太好了。

  “掌門,我們要不要也去爭奪?若是讓太玄仙宗搶奪星辰古樹成功,對我等來說,不是一件好事。”

  有人出聲,詢問龍虎掌教。

  “不去。”

  張真人搖了搖頭,緊接著出聲道。

  “我等已經簽下同盟協議。”

  “普元山是太玄仙宗選擇的神山,若是龍虎道宗參與,這不是一件好事,一但內訌,誰都得不到好處。”

  吞噬小說網

  張真人開口,他直接拒絕了。

  “可是,.......如若讓太玄仙宗得到,這盤山若沒有神物,那豈不是弱于太玄仙宗,更主要的是,盤山也孕育出神物,太玄仙宗會不會直接撕破臉爭搶?”

  后者開口,說出自己的擔憂。

  這話沒錯,畢竟人心難測,尤其是星辰古樹要是被上清道人得到,得以增強,再染指盤山,那就竹籃打水一場空了。

  這個道理,張真人明白,可他還是忍不住嘆了口氣。

  “還是不能去。”

  張真人搖了搖頭道。

  “這是為何啊?”

  “掌教?”

  眾人有些不理解,雖然這樣做有些不道德,可在利益面前,道德又算得了什么?

  只要能變強,就可以改寫道德。

  “你們還不明白嗎?”

  “如今顧錦年成圣,大夏王朝有兩位圣人,這兩位圣人,已是這天地最強的存在,誰可與他們二人爭鋒?”

  “在這個時候,若是我等內訌,道德不道德,臉面不臉面算不上什么,真正主要的是沒有人可以阻擋顧錦年了。”

  “眼下,只能希望盤山早點復蘇,亦或者是說,上清道人遵守點規矩。”

  “不然的話,都是輸,明白嗎?”

  張真人開口解釋,并非是他不想參與,而是他能參與,現在顧錦年如日中天,所以必須要壓制,大家要抱團抵抗顧錦年。

  一但內訌,那什么都沒用了。

  聽到這話,眾人沉默,也不再多說什么。

  而與此同時。

  大夏邊境。

  道道光芒彌漫,顧錦年閉上雙眼,他在明悟圣道。

  如今成為圣人,自然要穩固一下圣道,無論是境界還是心境。

  成為圣人,最關鍵的就是圣人印記。

  而體內的圣人印記,是與天地溝通的橋梁。

  此時此刻。

  顧錦年掌握著一種能力,仿佛自己可以控制天地之力一般。

  但又有一種玄之又玄的感覺。

  并且自己可以隨意進入悟道狀態,感悟世間的一切。

  他將自己前世所學,仔仔細細去領悟,任何儒道經文,他都要去領悟一番。

  如今的自己,學習能力增強了何止千倍,曾經不懂的東西,而今可以直接感悟,這就是圣人的力量,相當于化身為對方,親自感悟對方作詩,亦或者是寫文章的心境。

  而在外界,只是一剎那間罷了。

  “圣人為何非凡,僅是這一種能力,就讓人感到不可思議啊。”

  顧錦年心中暗道。

  他總算是明白圣人為何如此強大,到了圣人境,可以感悟別人的心境,就在方才一剎那間,他將自己曾經寫過的詩詞,全部感悟一番。

  仿佛跨越時空,跨越空間,自己成為了作詩人,經歷了他們的一生,著寫詩詞文章。

  而且這僅僅只是儒學上的事情。

  在能力上,圣人印記乃是自己與天地的橋梁,可以做到言出法隨的能力。

  領悟一番后,顧錦年將自己所有的法,全部注入圣人印記當中。

  仙道之力。

  武道之力。

  佛修之力。

  這三種法力,包括掌握的神通,道法,全部凝聚在其中。

  剎那間。

  眉心當中的圣人印記,頓時綻放光芒,一道道金色小人在圣人印記內,根據顧錦年目前所掌握的法,從而瘋狂推演。

  萬道。

  十萬道。

  百萬道。

  千萬道。

  萬萬道。

  十萬萬道。

  百萬萬道。

  這很恐怖,哪怕顧錦年如今已經成圣了,都忍不住驚嘆。

  自己的法,蘊含在其中,圣人印記自我推演,將一種法,推演成十種不同的法,而這十道不同的法,又自動推演百種不同的法。

  周而復始,演化諸天一切法,這過于不可思議。

  按照這樣推演下去,自己可明悟諸天一切法。

  “錦年。”

  也就在此時,自己師父蘇文景的聲音響起。

  很快,腦海當中,蘇文景的身影出現。

  兩人皆是圣人,皆然擁有不可思議的力量,當然如若顧錦年抵抗的話,蘇文景的圣元,也不可能出現在顧錦年的腦海之中。

  “學生顧錦年,見過老師。”

  顧錦年開口,同時也凝聚一道人影,在腦海當中朝著蘇文景一拜。

  “錦年,將天命印記注入圣印之中,有莫大好處。”

  蘇文景開口,他是過來提醒顧錦年這件事情的。

  四十九道天命印記,每一道都擁有無與倫比的威力。

  眼下,顧錦年有九道天命印記,好處無窮。

  “明白。”

  “師父,這圣人印記,是否擁有推演之力?”

  顧錦年開口,既然蘇文景來了,兩人都是圣人,不妨交流一下心得。

  “恩。”

  “儒道成圣,共有三大能力。”

  “其一為頓悟,回首再看詩詞文章,儒道經文,你我二人皆可進入頓悟狀態,明悟作詩之人的心境,感悟先賢的不同,從而也明悟自身的圣道,海納百川。”

  蘇文景出聲道。

  “它山之石可以攻玉。”

  顧錦年澹澹開口,算是懂得這第一種圣人手段。

  “其二為天地圣印,成圣之后,可凝聚天地圣印,這是與天地意志交流的橋梁,可借助此印,掌控天地之力,擁有言出法隨之力,并且這天命印記,可以加強這圣人最強神通。”

  “包括你之前學的神通道法,都可以注入其中,言出法隨的威力就越恐怖。”

  “其三為推演,任何的法,在圣人面前,都可以不斷推演,不過也要因人而異,為師可推演萬萬之數,古籍記載圣人冊中,萬萬之數,不算太少,正常來說演化五千萬圣人元神,已經不錯了,而一些非凡的圣人,就會更多。”

  “若為師猜的不錯,錦年你應該有個五萬萬之數吧?”

  蘇文景出聲,道出圣人第二種手段。

  圣人元神,等同于是一道分身一般,領悟法門,推演萬千。

  “額.......”

  顧錦年略顯沉默。

  “十萬萬?”

  蘇文景看得出顧錦年這是什么意思。

  “差不多吧。”

  顧錦年也不想炫耀什么。

  “二十萬萬?”

  “三十萬萬?”

  “五十萬萬?”

  “算了,你別說了,為師年邁,受不了太大的刺激。”

  然而蘇文景卻有些驚訝,可說到五十萬萬,顧錦年還是一臉平靜,他知道其數字估計很夸張,索性就不問了。

  免得給自己找不自在。

  “師父已經成圣了,還在乎這些東西嗎?”

  顧錦年開口,有些苦笑道。

  “圣人,也是人啊。”

  “錦年,你自己也成圣了,應當感覺得到,圣人與大儒最大的區別,就是一種思想上的升華,得到天地認可。”

  “但圣人,依舊是人,依舊有七情六欲,有喜有怒,甚至我們的情緒,會更加濃厚一些。”

  “這是一件好事,有人性在,才能明悟更多的圣意。”

  “所以,往后你千萬不要擺出什么圣人姿態,你還是你,你還是顧錦年,見到你父母的時候,你還是他們的孩子,不要想著自己是圣人,而去刻意做什么。”

  “否則的話,道心將會變質,古今往來,曾經發生過有圣人跌落境界的事情,就是太把自己當一回事了。”

  “仔細想想,圣人再強,千百年后,還不是一捧黃土,還比不過一塊頑石,萬年不朽呢。”

  蘇文景出聲,認真告知顧錦年這件事情。

  這說的沒錯,圣人終究還是人,自己成圣了,要是端著,反而是一件不好的事情。

  既然話說到這份上。

  顧錦年也就直接。

  “老師,如今大世之爭已經開始,我們師徒二人成圣,那有些事情,就必須要我們來做了。”

  顧錦年開口。

  也不藏著掖著了。

  之前他的確有些困惑,覺得自己成圣了,是不是要注意點形象?往后做事是不是要考慮一點圣人的門面。

  可聽到蘇文景這樣說,顧錦年自然極度認可,說出自己對未來的計劃。

  大世已經降臨,很多事情就不能逃避,要直面應對。

  “你說。”

  蘇文景點了點頭,也很好奇顧錦年想要做什么。

  “發展大夏。”

  “搶占先機。”

  “為萬世開太平。”

  顧錦年出聲,道出自己的想法。

  聽到這話,蘇文景頓時明白顧錦年是什么意思,當下他點了點頭道。

  “你想讓為師怎么做?”

  蘇文景直接問道。

  “老師。”

  “學生的意思倒也簡單,如今大世之爭已經開始,仙門也得到了好處。”

  “隨著天命降臨,天地將會有巨大的變化,誰能搶占先機,誰便能成為未來的贏家。”

  “而學生成圣,老師您也成圣,抵達圣境,還是要注重儒道一脈,要弘揚儒學之道。”

  “學生懇請老師,幫學生弘揚圣學之道,學生則全力發展大夏王朝,爭奪這大世天命,為萬世開太平。”

  顧錦年說出自己的意思。

  儒道有人成為圣人,這是一件好事,但能力越大,責任也大。

  顧錦年成圣,得天地認可,那么顧錦年就必須要回報天地,他需要去弘揚儒學,闡述圣人之道,為天下讀書人解惑。

  這是他的職責,天地的意志。

  否則的話,天下有這么多大儒,天地為何選擇你?

  可大世之爭已經來臨,仙門,佛門,妖魔,中洲王朝,大金王朝,這些明面上的敵人就夠自己處理了,更何況一些藏在暗中的敵人。

  所以顧錦年希望蘇文景去弘揚圣道,傳播圣法,讓自己能騰出手來,參與大世之爭。

  “這.......”

  “錦年,其實沒有必要將所有的事情,扛在自己一人身上。”

  蘇文景明白顧錦年的意思。

  但他更加知道,顧錦年這番話到底蘊含著什么想法。

  如今,他們二人成圣,接下來只需要傳道受業,弘揚圣人之法,就可以日益精進,等到大世最后時刻,再去爭奪也不晚。

  因為他們二人已經搶占了最大的先機,他們成圣,天命是偏向他們二人的。

  他們不需要去爭,前面就算仙門佛門爭到了諸多好東西,又能如何?

  本身天命就是加持在儒道身上,而今他們二人成圣,弘揚圣道,對他們二人來說是最好的事情,既可以獲得天地信仰之力。

  又可以在大世之爭如魚得水,還沒有任何危險,這如何不好?

  可現在,顧錦年打算參與大世之爭,先不說有沒有危險,即便沒有任何危險,也不如安安心心弘揚圣道啊。

  換句話來說,顧錦年是將弘揚圣道這個功德讓給了自己,而他選擇更加艱苦與偉大的一條路。

  若是顧錦年敗了,最得利之人,便是他。

  若是顧錦年贏了,他弘揚圣道,也可以得到諸多好處,穩坐釣魚臺。

  所以他才會這般開口,希望顧錦年暫時不爭。

  “老師。”

  “學生立過不朽之言,要為萬世開太平,而今天下即將大亂,若我們只知道去弘揚圣道,而不去拯救蒼生,這違背了學生的意愿。”

  “天下一統,則萬世太平。”

  “若不將這些敵人全部橫掃,天下永不寧息。”

  顧錦年開口。

  他道出自己的想法。

  想要開創萬世太平,那么第一步就是天下一統,書同文,車同軌,一切以律法而來,再慢慢改革,弘揚圣法,唯有如此,才能太平。

  否則,國家越多,戰爭就越多,永遠都不會有安寧的那一天。

  聽到這話,蘇文景長嘆一聲。

  “好。”

  “錦年,你放心。”

  “你自己也好生注意。”

  蘇文景點了點頭,他答應下來了,因為他知道,顧錦年心意已決,即便不答應,又能如何?

  “多謝老師成全。”

  顧錦年朝著蘇文景一拜。

  隨后,蘇文景的圣元消失此地。

  隨著蘇文景離開。

  顧錦年繼續領悟道法神通。

  并且,如蘇文景所言不錯,因為天命印記的加持之下,圣人印記綻放道道神光。

  天命印記。

  之前說過,每一道這樣的印記,都代表著一種天道神通。

  而今,隨著圣人印記的凝聚,顧錦年頓時明悟這九道天命印記的能力。

  【隕星】

  可喚來天外隕石,極限之力,可喚來一顆星辰,威力恐怖,只是有違人和,砸在地面上,會造就無窮殺孽,自身要承擔這恐怖的因果,所以不可亂來。

  【回朔】

  時光回朔,逆轉周圍一切,洞悉發生何事。

  【點化】

  以圣道之力,點化心中困惑,使人開啟智慧,明悟道理。

  【天威】

  天地之威,以圣人之力加持,針對元神一類的神通。

  【妙算】

  可妙算天機,知曉天下大部分的事情。

  【映照】

  圣相映照大世。

  【祈福】

  為蒼生祈福,獲取天地偉力。

  【神行】

  擁有無上速度,非陣法不可困也。

  【通幽】

  能與鬼神交談。

  九道天命印記,代表著九種不可思議的神通。

  如此。

  轉眼之間。

  過去三日。

  這三天時間,顧錦年不斷推演自己的法,在旁人看來,這僅僅只是三天,但對于顧錦年而來,這三天他已經熔煉萬法。

  第一日,他將所有的法無限推演。

  第二日,他將所有的法推演到極致完美。

  第三日,也就是今日,顧錦年將一切法合則為三。

  萬法融為三大極致之法。

  武道之法,以盤武至尊術為根基,最終演化伐神術,伐神術一出,蘊含百萬萬種不同武道神通,演化世間一切的法,還可吸收他人的武道神通,不斷的蛻變。

  仙道之法,以三清至尊術為根基,最終演化成陰陽法,天地萬物,陰陽共濟,一生二,二生三,三生萬物,蘊含道教核心。

  佛門之法,演化諸天佛國,自化真佛,開辟無量佛國世界,震古爍今。

  算上九道天命印記的神通,顧錦年目前掌握的無上術,一共十二種。

  代表著極致。

  而且顧錦年察覺,自己其他體系境界,也有大用,其他體系越強,那么言出法隨的威力就越大,這些神通也相應會變得更完善。

  也就是說,其他體系也要稍稍修煉一二,不能放棄。

  當下。

  顧錦年睜開眸子。

  此時此刻,群山當中,早已經人山人海,聚集無數生靈。

  鐺。

  此時。

  玄黃鐘的聲音響起,一聲蕩漾,驚動十萬八千里。

  “今日傳圣人之道,心學奧義。”

  “望天下人,明悟心學圣道,正浩然之氣。”

  顧錦年出聲,隨后開始將心學奧義,傳授給眾人。

  身為圣人,顧錦年完全可以做到一心二用,甚至一心多用,可面對傳道,顧錦年沒有這樣做,而是全心全意,闡述著自己對心學的理解,自己對圣道的理解,自己對儒道的理解。

  金光綻放。

  無窮祥瑞,出現在顧錦年身后。

  整個神洲大陸,所有人都能聽到顧錦年這聲音,這是天地偉力,當然若是不愿意聽,會自動消失,這就是圣人的非凡之處。

  顧錦年闡述著圣人大道。

  而與此同時。

  普元神山。

  也發生了驚天變化。

  星辰古樹的出現,讓各大勢力蜂擁而至。

  奇珍異寶,使人瘋狂,滿是貪欲。

  只是,隨著越來越多的人上山后,恐怖的事情發生了。

  白霧當中,有詭異的存在,將人誅殺,但可怕的不是這個,而是這些白霧會將人的血全部吸干,仿佛是肥料一般。

  沒人知道這是什么詭異的東西,只聽見犀利的破空聲,以及一道白影,甚至大部分人是看不到的,只有極少一部分人看到。

  這很恐怖,是一種未知的恐怖。

  有人察覺不對,想要下山,可上山之后,想要下山就難了。

  先不說白霧遮擋,不知道下山路在何處,即便是沒有白霧,這暗中的詭異,也讓人頭皮發麻啊。

  “啊!”

  慘叫聲絡繹不絕,可山下沒有人看到,所有人都被寶物吸引到了,還在不斷上山。

  普元山上。

  扶羅王朝派來的五千精銳,幾乎全部死在這里,密密麻麻的尸體,看起來格外的恐怖,令人膽戰心驚。

  沒有人會想到,會發生這種事情。

  “何等邪祟。”

  也就在此時,一道洪亮無比的聲音響起,是上清道人的聲音。

  隨著他的聲音響起。

  剎那間。

  一重重玄黃金光沖天而起,將白霧穿透,彌漫一重重的神光,照下玄黃金光,保護著太玄仙宗弟子。

  數千弟子立刻聚集在玄黃金光之下。

  周圍一切,也在一瞬間變得透徹。

  隨著白霧消散后,終于眾人看清楚了這暗中的詭異是什么東西。

  白鶴。

  沒錯,是白鶴。

  不過,與其說是白鶴,倒不如說是一種類似于白鶴的妖獸。

  體積連正常白鶴十分之一都沒有,但喙極其尖銳,非常恐怖,如同飛劍一般。

  而且這種妖獸來去無影。

  速度太快了,肉眼無法捕捉。

  最可怕的是,這種類似于白鶴般的妖獸,數量極多,密密麻麻,如同蝗蟲一般,看起來就駭人。

  鐺鐺鐺。

  剎那間,數以千計的白鶴兇獸撲殺過來,宛若一道道劍氣一般,沖向玄黃塔內。

  清脆無比的聲音響起,這些白鶴殺來,完全就是自尋死路。

  玄黃塔,乃是九大仙器之首的神物,這些兇獸雖然強大,可面對仙器,根本沒有半點作用。

  “哼。”

  “螳臂擋車。”

  “自尋死路。”

  上清道人冰冷的聲音響起。

  下一刻,他凝聚法力,加持在玄黃塔中。

  一瞬間,一重重的玄黃之氣彌漫,將這些妖獸全部粉碎碾壓。

  這些白鶴兇獸被碾壓后,并沒有濺出鮮血,只是化作更多的白霧,看起來詭異的很。

  “掌教,我們該怎么辦啊?這普元山只怕還有一些鬼東西啊。”

  “是啊,掌教,要不我們下山算了吧?”

  “這才到了山腰,就有這么多鬼東西,要真上山了,豈不是會有更恐怖的事情發生?”

  一道道聲音響起。

  太玄仙宗的弟子有些怕了,畢竟這才到了山腰,就發生這么詭異的事情,要真上山了,誰知道會發生什么事情啊?

  “不要怕。”

  “玄黃塔,乃是九大仙器之首的神物,有此物在,可以暢通無阻。”

  “繼續前行。”

  上清道人開口,他祭出玄黃塔,眼神當中只有星辰古樹。

  下一刻。

  玄黃塔綻放出恐怖的光芒,一行人沖上神山。

  “上清掌教,救我啊。”

  “上清道長,救救我們啊。”

  此時普元山上,一些修士哭喊著求救,他們正遭遇著兇獸追殺,慘不忍睹,如今看到上清道人撐開玄黃塔,不由開口,希望上清道人能出手相救。

  然而,上清道人看都不看這些人一眼,直接上山,根本就不在乎這些修士的求救。

  “上清仙人,我等是扶羅王朝的將士,還請上清仙人救救我等。”

  另一支扶羅將士開口,懇請上清道人相救。

  但一律無視。

  這個節骨眼上,上清道人怎可能出手相救?他巴不得這些人多死一點,這樣就沒人與他競爭什么了。

  不得不說不,玄黃塔的確可怕。

  恐怖的玄黃之力,橫推一切,粉碎所有白鶴兇獸,一路殺上普元山。

  沒有人可以阻擋一件仙器。

  而且還是一件已經解開第一道枷鎖的仙器。

  玄黃塔恐怖無敵。

  一路殺上巔峰。

  幾乎快接近到星辰古樹。

  只是,就在上清道人快接近古樹時,一頭仙禽擋在他們面前。

  一頭數十丈的仙鶴。

  這頭仙鶴,渾身彌漫仙光,眼神銳利可怕,兇威滔天。

  尤其是它的氣息,令人恐懼,也讓人不由自主的咽了口唾沫。

  哪怕是上清道人,也不禁皺緊眉頭。

  “準七境的妖獸!”

  有人咽了口唾沫,道出對方的境界。

  這是一頭準七境的妖獸,氣息恐怖,周圍仙光璀璨,更主要的是這頭仙鶴,與普元山非常契合,很是可怕。

  嚦!

  尖銳刺耳的聲音響起,仙鶴注視著上清道人,但沒有直接出擊,而是在給予警告。

  希望上清道人他們離開。

  “殺。”

  面對星辰古樹,上清道人怎可能放過?

  他不留任何余地,催動玄黃塔殺去,整座玄黃塔頓時爆發一束束神光,化作無上劍氣一般,朝著仙鶴斬去。

  仙鶴振翅,躲避著玄黃塔的攻伐,同時口中吐出一口絕世飛劍,散發出一縷縷空間氣息,直接朝著玄黃塔殺去。

  砰!

  大爆炸響起,整座玄黃塔轟轟作響。

  玄黃塔內,數千弟子一個個咳血,他們眼神驚恐,有些不敢相信。

  這妖獸太恐怖了,口中含有無上仙劍,僅是一擊,讓玄黃塔都招架不住?

  “是先天法器!這只仙鶴孕生出先天法器。”

  有人驚叫,猜到這是怎么回事了。

  “這仙鶴雖只有準七境的修為,可他孕出了先天法器,這法器與它完美契合,乃是伴生法器,兩者合一,無限接近七境,甚至關鍵時刻,可以發揮出七境之威。”

  有長老開口,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掌門,不能這樣下去,要趕緊離開,否則的話,我等都要死在這里。”

  “掌門,現在回去還有機會,這魔禽沒有太大敵意,若是我們退走,它應該不會過于針對我們的。”

  一道道聲音響起,他們看向上清道人,希望上清道人離開。

  “不!”

  “如此千載難逢的機會,絕對不能錯過。”

  “這魔禽再強,也強不過仙器。”

  “爾等結陣抵擋,我來復蘇仙器,一但仙器復蘇,誰來了都沒用。”

  上清道人開口,他眼神之中已經充滿著狂熱。

  已經失去理智了。

  星辰古樹就在眼前,現在讓他放棄,他死活都不愿意。

  聽到這話,眾人臉色難看,但最終沒有說什么。

  如此。

  一場大戰爆發。

  諸多人前來觀望。

  同時依舊有不少人繼續上山,在寶物面前,有幾人能保持平常心?

  恐怖的大戰使得普元山成為人間煉獄。

  到處都是戰斗。

  到處都是尸體。

  但最為激烈的還是山頂之上,口含飛劍的仙鶴,不斷出擊,每一次出擊都將玄黃塔震的轟轟作響。

  如果這不是仙器,只怕這數千人早就死于非命了。

  只不過,玄黃塔的氣息也越來越恐怖,上清道人將大量的靈晶注入玄黃塔內。

  不惜一切代價的復蘇。

  大戰持續了三天三夜,普元山的仙鶴也有些畏懼了,畢竟玄黃塔的氣息格外恐怖。

  再這樣拖下去,它不一定能贏。

  故而,關鍵時刻,這頭仙鶴將仙劍吐出,而后一口鮮血噴出,灑在仙劍之上。

  剎那間。

  絕世劍氣彌漫,朝著玄黃塔殺去。

  只不過,就在這一刻。

  玄黃塔也爆發出恐怖的氣息,塔身暴漲萬丈,幾乎遮蓋了普元山。

  無與倫比的氣息彌漫。

  直接將這口仙劍鎮壓。

  “死。”

  上清道人大吼一聲,而后操控玄黃塔,直接鎮壓在這頭仙鶴身上。

  噗。

  仙鶴肉身當場被震碎,四分五裂。

  看到這一幕,無數人震撼,且有咂舌。

  這可是準七境的妖獸啊,而且配合先天劍胎,可升華至第七境,這樣的存在,面對玄黃塔竟然不堪一擊。

  不得不說,仙器當真恐怖。

  這讓很多人不由產生恐懼。

  普元山上,上清道人,則露出狂喜之色。

  擊殺這頭仙鶴,他將得到星辰古樹,仙門大昌。

  人們關注著。

  各大勢力都有些眼紅。

  而上清道人沒有任何遲疑,他頂著這口仙器,直接奔向山頂。

  來到星辰古樹面前。

  “收。”

  上清道人出聲,玄黃塔瞬間將古樹連根拔起。

  下一刻,上清道人直接凝聚玄黃塔,朝著神山一鎮。

  冬。

  恐怖的沉悶聲響起,一重重金光如同漣漪一般,所有的白鶴妖獸,全部被誅殺。

  這就是無上仙器的強大。

  “掠奪一切寶物。”

  “不留任何余地。”

  得到星辰古樹,上清道人心情極好,不過他沒有放過其余寶物。

  所有東西,他全要。

  可就在此時。

  一縷縷白霧凝聚,沒入了白鶴尸體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