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力文學網 > 這游戲也太真實了 > 第533章 卡牌大師楚光
  《廢土OL》官網。

  一篇突然出現的帖子,在論壇上掀起了不小的討論熱度。

  狂飆的牛牛:“大新聞!巨石城出現一批打折銷售的二手機器!感興趣的生活職業玩家最近可以留意了!需要代購的速度私信!價格優惠,欲購從速啊!”

  發帖人是某個常年混跡巨石城的行商玩家,最喜歡玩的是《大航海家》和《海商王》這類經營模擬,平時沒別的愛好,尤其討厭練級,就喜歡在兩個市場之間跑來跑去賺差價。

  用銀幣便宜買到的東西,運去巨石城賺取籌碼是存在套利空間的,這是正常的游戲行為,也談不上什么卡BUG。

  只不過,巨石城的消費能力越來越不行也是事實,通常貨物會壓在手上很久,只有仿生學義體之類的奢侈品會好賣一些。

  幾個月前他還能用賺來的籌碼直接兌換銀幣,后來聯盟和巨石城銀行貸款協議一簽,巨石城銀行的印鈔機被動開啟釋放流動性,聯盟那邊直接不缺籌碼了。到如今,聯盟銀行只能用2銀幣換1枚籌碼,反過來用賺到的1籌碼換2銀幣,根本想都不用想。

  在黑市,銀幣和籌碼的匯率干脆顛倒了過來,2到5枚籌碼才能換成1枚銀幣。

  用不了多久,聯盟的官方匯率大概也會調整了。之所以暫時還沒調整,大概是不想收那么多“廢品”。

  沒辦法,那個行商玩家只能用購買力貶值的籌碼,在巨石城買一些漲價沒那么快的商品運回聯盟賣掉。

  不過稀奇的是,雖然巨石城的各種商品和不動產價格都在上漲,但唯獨生產設備反而漲的不多,有的甚至還打折了。

  狂飆的牛牛立刻嗅到了商機。

  聯盟最近不是在搞產業轉型嗎?

  只要把這些聯盟正好用的上的設備、機器都買回來,賣掉換成銀幣,他賺到的籌碼不就能順利變現了嗎?

  帖子里附上了一份詳細的清單。

  從塑料制品工業、家用電器工業、皮革工業、家具工業等等耐用消費品領域,到食品工業、造紙工業、日化工業、洗滌用品工業等等快銷品領域,幾乎所有聯盟有所欠缺、或者還在以小作坊模式生產的產業都覆蓋了進去。

  其實,巨石城的二手設備本身算不上什么大新聞。

  早在戰爭結束之前,那邊就有一些平時很難見到的二手設備出現在拍賣行了,而且都是九成新的那種。

  當時不少生活玩家還在官網論壇上討論,那些設備雖然看著不是什么特別先進的黑科技,但一些看似不合理的奇特構想,拿到現實中感覺搞不好也能用上?

  不少相關行業的專家、學生更是嘖嘖稱奇,甚至從中大受啟發。而《廢土OL》深不可測的背景,也更加的令無數吃瓜群眾們浮想翩翩了。

  不過大多數玩家關注的重點,還是在游戲本身上。

  帖子發出之后不久,整個論壇上的生活職業玩家幾乎都跑了進去。

  戒煙:“怎么突然出現這么多二手設備。”

  藤藤:“幾個月前他們不是還在擴大生產嗎?0.0”

  鴉鴉:“是不是要出什么事兒了?”

  方長:“也許是生產過剩了吧,五十多萬人的小地方,能容得下多大規模的產業。”

  瑪卡巴子:“哎,我其實不理解啊。按理來說,人聯在形成之前,也是有很長一段時間的國際史吧?你們這么逮著它薅羊毛……它就發現不了嗎?”

  方長:“你這話說的,歷史上發生過的事情就不會發生了嗎?那世界人民早八輩子活在天堂里了。”

  狂風:“歷史不會簡單地重復,但人們掉進坑里的姿勢總是不約而同。(斜眼)”

  夜十:“不過你說……那城主是看不見嗎?而且就算城主看不見,銀行行長或者其他高層總該回過神來不對勁兒吧?”

  峽谷在逃鼴鼠:“理論上是如此,假設巨石城的高層都是經過智力檢測和專業技能測試的智力系超人,并且在一切問題上毫無分歧,選拔的考題完全由不食人間煙火的AI設計并分發……想騙過他們就很難。(滑稽)”

  方長:“其實沒那么復雜……最簡單的例子,喝酒傷胃,你喝不喝。”

  瑪卡巴子:“那還是得喝一點的。”

  方長:“你考慮過胃的感受嗎。”

  瑪卡巴子:“啊?胃能有啥感受。(愣)”

  方長:“只是你的大腦這么認為吧?”

  戒煙:“臥槽,好像有點道理。”

  瑪卡巴子:“有個錘子道理啊!”

  方長:“是吧?其實人自己都不是那種會把健康放在第一優先級的動物,你怎么能幻想一群人抱在一起就能變成格式塔蜂巢呢。癮君子看見了大煙,可不會想著把它戒了,沒有外力的干涉,他到臨死前都會想著多整兩口。就像戒煙老哥,ID都用那么多年了,八成也沒戒掉。(斜眼)”

  戒煙:“我靠!躺槍!”

  鴉鴉:“哈哈哈哈!o(*≧▽≦)ツ”

  戒煙:“在戒了,在戒了……媽的,話說自從抽到了頭盔,我都好久沒抽了,狗曰的方長一說,整的我又想來一根了。T.T”

  夜十:“趕緊把頭盔戴上。(滑稽)”

  方長:“這也怪我啊……反正我是搞不懂,那東西有什么好的。(汗)”

  某種意義上而言,債務是一種比毒更危險的東西,尤其是它具有很強的欺騙性。

  泡沫的堆積是一個緩慢而甜蜜的過程,但泡沫的破裂往往卻是一瞬間發生的事情。

  巨石城并不是沒有聰明人,不管是大聰明還是小聰明都很多,未必沒有人看不到危險。

  否則黑市上的籌碼是誰在賣呢?

  早在戰爭結束之前,黑市上的匯率已經與聯盟官方掛牌的匯率倒掛了,這并不是最近才發生的事情。

  如果單用浮于表面的邏輯分析,年底要還錢的是聯盟,要還的也是籌碼,巨石城銀行能用債務向聯盟施壓,怎么也得是籌碼更貴一些才對吧。

  方長:“看了下清單,上面的東西挺不錯的,不過我的建議是,再等等可以買到更便宜的。其實巨石城最有引進價值的產業是巨石軍工,除了動力裝甲他們生產不了,下到外骨骼,上到相控陣雷達,他們基本上都能生產……如果能把他們掏空了,至少能填補我們軍工業的一大片空白。”

  WC真有蚊子:“這難度怕是不小啊。”

  方長:“但不是完全沒有機會,巨石城正在經歷一個產業空心化的階段,單獨一家工廠很難獨善其身。更何況巨石軍工并不是一家工廠,旗下有很多家子公司,他們即做軍用訂單,也做民用訂單,和我們的經濟模式是有相似之處的。我們從基層雇員到流水線上的設備,一點一點地挖他們的墻角,慢慢地什么都有了。”

  WC真有蚊子:“好家伙,太壞了你!(壞笑)”

  方長:“這怎么能叫壞?游戲嘛……況且往上數個十幾代,誰不是人聯的后裔?這些東西捏在他們手上純純的浪費,不如給我們做大做強。(斜眼)”

  戒煙:“方長老哥牛逼!”

  夜十:“我稱之為高效。(滑稽)”

  ……

  曙光城市政廳。

  在和盧卡討論玉米樓項目預算問題的時候,楚光忽然毫無緣由地感慨了一聲說道。

  “老實說,巨石城的問題恐怕比我原本預想中的還要嚴重,是我有些低估他們了。”

  盧卡微微愣了下。

  “巨石城……我們不是在討論玉米樓的項目嗎?”

  楚光點了下頭。

  “沒錯,兩者并不是毫無關系,新開發的玉米社區,其實很大程度上也是為巨石城的流民而準備的。”

  盧卡驚訝地看著楚光,眼神很快認真了起來。

  “……您預期會有多少。”

  雖然不清楚管理者做了什么,但他毫不懷疑管理者說過的事情一定會發生。

  楚光想了想說道。

  “原本預期是四萬出頭……這個數字在我們社會的承受范圍之內,但現在看來可能會超過這個數字。”

  沒辦法。

  事情的發展也不是總在他的預期之內,他確實沒想到內城的貴族老爺們玩的這么嗨。

  在最初的路線圖中,楚光為他們準備了三張牌。

  第一張牌是貸款協議,先用2億貸款讓他們嘗到了貿易順差的甜頭。

  這樣一來,貴族和商人們得到了利潤,普通幸存者們得到了養家糊口的工作。然后聯盟的債務規模慢慢擴大到了5.1億,這既是嘗到甜頭的墨爾文等一眾既得利益者的慫恿,也是楚光心知肚明的默許。

  緊接著是第二張牌。

  隨著債務規模的增加,巨石城中少數的聰明人會漸漸開始警覺,逐漸意識到風險也是一種無法忽視的成本,于是試圖通過手中的債權迫使聯盟在貿易問題上做出讓步。

  而這時候聯盟只需要向他們證明,聯盟的財務狀況一切正常,形勢前所未有的好,風險遠遠沒有累積到難以想象的程度,大家就還能接著奏樂接著舞,這場游戲也就能繼續嗨下去。

  墨爾文是個明白人,他或許想踩剎車,但實際上他很清楚,自己其實已經踩不了了。

  這輛車從一開始就壓根兒沒有設計剎車片這種玩意兒,要么大家都別踩讓它慢慢往前滑,要么就只有轟轟烈烈的事故才可能讓它停下重來。

  而身為一介行長,他所能做的也不過是給油門底下裝個彈簧,美其名曰“動力回收系統”,讓那些貪婪的貴族老爺們踩的稍微輕一點。

  所以當楚光掏出第二張牌,表示愿意“由聯盟幫忙給過剩債務產生的過剩貨幣造一個水池”、“五年之內徹底放開籌碼與銀幣的匯率,允許籌碼與銀幣自由兌換”的時候,墨爾文幾乎毫不猶豫就答應了。

  他手上的牌很多,但能用的其實很少。

  而聯盟給的這根彈簧,比他自己設計的那套糊弄人的“動力回收系統”要好太多了。

  其實歸根結底,包括暫時還沒有打出去的第三張牌,聯盟的一系列主動舉債行為,本質上都是強行擰開了巨石城銀行的水龍頭,給印鈔機插上了聚變反應堆的電源。

  樂觀的情況下,巨石城即便破產,也是溫和的破產。他們會在三到五年的時間里,慢慢地失去一個半世紀積攢的財富。大多數人的生活會因此而改變,但過程其實不會太長,也不會很痛苦。

  只是楚光沒有想到的是,他的計劃已經偏離了最初的軌道,那些貴族老爺們在該保守的時候比他想象中的還要瘋狂且大膽。

  他才剛剛把第二張牌掏出來,那群蠢貨們已經迫不及待地翻開自己的口袋,把他藏兜里的第三張牌自己扔了出去——用巨石城百年來積攢的家底,去換那些聞起來更香的啤酒泡泡。

  債務已經在事實上流到了生產環節!

  這是最可怕的!

  正常情況下,巨石城的經濟在走到最后一步之前,至少還要經歷兩個加速和一個最后的瘋狂。

  但或許是因為內城貴族們的貪婪,危機大概率被提前了。

  賬上空轉的熱錢甚至能和實際流通在生產環節的資金差出好幾個零。

  巨石城的幸存者們距離五十萬枚籌碼一塊面包,其實只差最后一個價值回歸的導火索,危機隨時可能被引爆……

  “……幾萬流民暫時還在我們社會的承受范圍內,但五十多萬的常住人口,城外還住了一堆靠著城里垃圾過活的廢土客。一旦巨壁崩塌,我們若是不慎重處理,恐怕會被這頭積弊已久的巨人拖垮。”

  看著楚光臉上的擔憂,盧卡不太理解地問道。

  “……我不明白,我們在戰場上擊敗了十數倍于我們的敵人,這點困難……其實算不上什么麻煩吧?”

  并不意外盧卡的困惑,楚光看向他說道。

  “你聽說過鯨爆嗎?”

  盧卡愣了下。

  “……鯨爆?”

  鯨是什么?

  “嗯。”

  楚光點了點頭,繼續說道。

  “擱淺在岸上死亡的鯨魚因內部蓄積過多腐敗氣體而造成身軀爆裂,產生的碎塊最遠甚至能飛出一公里,而臭味數個月都無法散去……因此處理擱淺鯨魚的尸體,要比在海洋中獵殺一頭強壯的鯨魚難得多。”

  盧卡試著想象了一下,某種比沙蟲更龐大的異種,許久之后皺起了眉頭。

  “您的意思是……巨石城就是這頭鯨魚,它倒下會生出一堆新的麻煩。”

  楚光再次點了下頭。

  “去年河谷行省發生過一次鯨爆,軍團的遠征軍向南潰敗,硬生生殺出了一場嚼骨之亂。河谷行省中部幾乎寸草不生,多數幸存者聚居地被毀,整個聯盟九成以上的居民都是那場災難的幸存者,你應該是有印象的。”

  一聽到后果會如此嚴重,盧卡的表情頓時慎重了許多。

  “那您打算怎么辦?”

  “如果一件事情注定會發生,只是或早或晚,我們能做的也只是未雨綢繆了,”楚光頓了頓,嘆了口氣說道,“用巨石城銀行給我們的貸款,從他們的工廠再多訂做一些棉被和棉衣吧。”

  他不可能因為腫瘤有擴散的風險,而放棄切除這顆腫瘤。

  他們離聯盟太近了。

  就算楚光不想替戰后重建委員會擦屁股,也不得不慎重地為今后考慮。

  說到底,如果巨石城把聯盟做的事情全都做了,將清泉市周邊的幸存者們團結起來,壓根兒就不會有什么貝特街、布朗農莊和血手氏族,更不會有什么聯盟。嚼骨之亂造成的人口遷移會為外城注入新鮮的血液,就算他們與戰后重建委員會的生產部有過不愉快的過往,那也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他們其實是有機會自己進入新時代的。

  如果是那樣的話,其實有沒有404號避難所都是無所謂的,楚光或許會考慮去干他的老本行。

  和文明人做買賣對他來說并不難,他穿越之前就干的挺不錯的。

  但站在廢土上,他一抬眼就瞅見了老水蛭的那張臉,放眼望去到處都是鬣狗和禿鷲。

  如果什么都不做,那就只能做異種的獵物。如果一定得有人失去所有,那就讓從一開始就不配擁有的人失去好了。

  不過大家終究都是人聯的子嗣,就算巨石城曾將河谷行省南部絕大多數幸存者拒之門外,他也不會把事情做的太絕,像軍團那樣任由他們自生自滅。

  大概猜到了楚光的想法,盧卡認真地說道。

  “莪會立刻吩咐人去準備。”

  楚光點了點頭。

  “去吧。”

  就安置流民這項工作而言,老盧卡大概是整個聯盟實踐經驗最豐富的老人了……

  ……

  慶典結束第四日的清晨。

  窗外的天還蒙蒙亮著,睡眼惺忪的多莉伸了個懶腰,打著哈欠下了床,洗漱完后將早餐放在了桌上。

  和往常一樣,某個一肚子壞水的壞蛋還在呼呼大睡,到他準點起床的時間之前,不管什么惡作劇都不會有一點兒反應。

  不過善良的多莉小姐并不打算趁著這個壞蛋還沒睡醒逮捕他。

  盯著那張恬靜的睡臉看了一會兒,她悄悄湊上去親了一口,然后便紅著臉輕手輕腳出了家門。

  兩天前,聯盟的《幸存者日報》果真采納了她的稿件,不但用一整頁的篇幅刊登了她的專欄,還在給她的回信中附上了入職的邀請。

  根據那位回信編輯在信中的說法,報社總編對她細致入微的調查贊賞有加,還要求報社的記者們多向這位投稿群眾學習,該睜大眼睛的時候就把眼睛睜大。

  老實說,多莉是有些臉紅的,畢竟專欄雖然是她寫的,但很多東西其實并不是她一個人想出來的。

  至于聯盟《幸存者日報》報社附在信中的入職邀請,她當然是欣然地接受了。

  而今天,便是她上班的第一天。

  不想給同事們留下愛遲到的印象,她一大早就出了門。

  報社的地址在曙光城東邊臨近使館街的一條街上,那兒的建筑集成了各種風格,她花了點時間才順著信封上的地址找到了報社的位置。

  不過,聯盟的上班時間出乎了她的意料,她等了好一會兒才等到門衛打著哈欠過來開門。

  “早上好,新來的記者小姐,你來的可真是太早了,我們的社長估計才剛起床。”

  “早上好……上班時間不是六點嗎?”看著大概是剛睡醒的門衛,多莉小聲問道。

  門衛愣了下,隨即笑著說道。

  “那是以前的事情了,慶典之后上班時間統一改成八點了,只要別晚半個小時就行。”

  多莉不好意思地點了點頭,謝過之后便鉆進了報社里面,拿著信去了人事辦公室。

  入職手續昨天就已經辦完了,工牌今天才做好,人事昨天和她說的,讓她上班的時候順便領了。

  拿到工牌的多莉總算是松了口氣,懸在心中的忐忑全都放了下來,滿心歡喜地走去了自己的工位。

  她原本以為會有很多復雜的手續,卻沒想到一切比她想象中順利得多。

  老實說,在此之前她心中是有些忐忑的。

  她從來沒有在巨壁之外待過這么長時間,更是從未想過有朝一日會在巨壁之外工作和生活。

  直到去年為止,巨壁之外的世界都是蠻荒與廢土的代名詞,她有幾次還勸過方長,希望他和自己一起留在巨壁里。

  不過這些天她漸漸地發現了,這里其實并沒有她想象中的那么困難,人們都很客氣,食物也很美味。雖然這里有很多地方還不夠好,但每天都在一點一點的變好。而這并不僅僅是因為他們有一位英明的管理者,更多的是因為大伙兒們都發自內心地愿意為這個集體做點什么。

  至少她是如此感覺的。

  “從今往后,就是新的開始了……”

  一想到從今往后便不用再和心愛的人分居兩地,多莉的心中便是一陣淡淡的甜蜜。

  就在這時,旁邊傳來一聲輕咳。

  “你是……多莉?”

  一瞬間便從開小差中回過神來,多莉噌的一聲從位子上彈起,看向了站在一旁的老員工說道。

  “是我!您好!我是新來的記者。”

  “楊巖,新聞板塊的編輯。”

  對這位新人干勁足過頭的反應一點兒也不意外,楊巖順手將一個沒拆封的包裹遞給了她。

  “這是從巨石城那邊寄來的包裹,正好你來了,那就你來拆好了。”

  聯盟有不少工人都是巨石城來的,其中一些已經把家人搬了過來,還有一些出于種種顧慮暫時沒有這么做。

  他們會把一部分銀幣兌換成籌碼寄回家里,或者直接買一些生活用品寄回去,因此聯盟的使館順帶著也做郵政的業務。

  多莉好奇地伸手將包裹接了過來,左右晃了晃。

  “是寄給我的嗎?”

  楊巖無奈地聳了聳肩膀。

  “不是,但寄件人在上面寫,寄給巨石城幸存者日報的前編輯,我們這兒只有你在那地方干過。”

  巨石城的《幸存者日報》和聯盟的《幸存者日報》只是名字相同,前者是哈爾一手操辦,后者是管理者大人覺得巨石城的報紙辦的不錯,于是也找了些人手辦了個一模一樣的。

  兩者無論是股權結構還是人事都沒有一丁點兒關聯,楊巖也很納悶兒,怎么會有人把包裹寄到這來。

  多莉狐疑地拆開了包裹,里面塞了一疊皺巴巴的舊報紙,不過仔細看,卻不像是退貨,報紙的側邊空白處寫著一行行歪歪扭扭的小字。

  她將舊報紙拿在桌上展平了,小聲地將起頭的標題念了出來。

  “覺醒者波爾:一個貧民窟的窮小子意外撿到一管覺醒靈藥,在最后決戰中將一臺動力裝甲揍趴下了的故事……真的假的?有這么厲害的覺醒者嗎。”

  多莉一頭霧水地嘟囔了一聲,很快意識到這可能不是新聞投稿,緊接著便注意到了那個名字。

  波爾?

  好眼熟……等等!

  猛然間她回過神來,這不是之前在《幸存者日報》子刊《工人報》上連載的那個小說嗎?

  有人把他們的故事續寫了?!

  這份突如其來的驚喜,不亞于某天忽然發現,之前隨手扔在路邊的種子長成了參天大樹。

  看著多莉突然驚喜的表情,楊巖輕輕抬了下眉毛。

  “你有頭緒了?”

  “嗯!再給我點時間瞧瞧。”

  多莉興奮地點著腦袋,坐回椅子上,饒有興趣地繼續看了下去。老編輯見她這么投入,也就沒在打攪她,忙自己的事情去了。

  大概過了一個小時那么久。

  多莉兩眼放光地從位子上站了起來,緊緊抓著那份舊報紙,走到了老編輯的工位旁邊。

  “這是本小說!寫的太棒了!”

  她個人感覺,甚至比之前那個作者寫的還好!

  那個叫斯伯格的家伙,雖然寫不出華麗的辭藻,卻把一個小人物在完成階層跨越時,那種復雜且糾結的心境變化刻畫的淋漓盡致,帶著大家成立工友會更是神來之筆。

  如果說以前那位作者只是寫了個出人頭地的故事,那么這位續寫者則是真正把那個從貧民窟里殺出來的窮小子給寫活了。

  她好想知道后面會發生什么!

  不過話說回來,雖說這小說的主線不管續寫前還是續寫后,感情線都只是游離于主線之外的點綴,但她比起工友會的那條故事線,反倒是好奇那個叫波爾的覺醒者最終會選擇誰。

  他把好不容易得到的黑卡掰了……

  那個喜歡的他的貴族小姐一定會傷心欲絕吧。

  難道要讓她和那個邪惡的千夫長在一起?

  身為一名純愛戰士,她可接受不了!

  “我認為我們可以刊載一下!”將舊報紙塞到一頭霧水的楊巖面前,多莉目光炯炯地說道,“我可以做這本書的編輯!”

  楊巖被這句沒頭沒尾的發言給愣住了。

  “等等……刊載?小說?”

  多莉耐心地解釋說道。

  “這是一本小說,之前在巨石城的報紙上連載過!后來因為報社被查封的緣故休刊了,現在有人愿意續寫后面的故事!”

  楊巖哭笑不得地說道。

  “可是……我們在巨石城沒有讀者。”

  聯盟的《幸存者日報》倒是有小說連載,但通常只是連載短篇,只占很小一頁的部分。

  除非他們弄個子刊出來。

  但這么重要的事情他說了不算,得總編才有權利拍板。

  多莉努力勸說道。

  “不一定非得在巨石城!聯盟的《幸存者日報》也可以連載!我們也弄個子刊就行了。正好我們可以借助這個故事,打開子刊的銷量,比如在主刊上連載一小段,再在子刊上連載全部的內容。”

  “但我們沒有看過前面的故事。”

  無奈地看了一眼這個熱心過頭的新人,楊巖將她手中的舊報紙接過來,匆匆掃了兩眼,嘆了口氣說道。

  “恕我直言,我的感覺和你剛好相反,我對波爾的故事是一頭霧水,我根本不認識他……你覺得好看,是因為你看過前面的部分吧?”

  多莉不好意思地撓了撓后腦勺。

  “呃,這個是我疏忽了,不過……我可以找到以前的同事!讓他把以前的內容劇情整理出來不就行了嗎?他肯定留著原稿的,被查封的時候,我們把辦公桌都搬回來了!”

  她對原來那個故事的感覺一般。

  但那個叫斯伯格的家伙續寫之后,她卻從中看到了不一樣的閃光點。

  然而這位老編輯卻有不同的看法。

  “不只是這些問題……”楊巖嘆了口氣,指了指報紙,“你再讀讀這標題。”

  多莉愣了下,下意識念道。

  “覺醒者波爾:一個貧民窟的窮小子意外撿到一管覺醒靈藥,在最后決戰中將一臺動力裝甲揍趴下了的故事……有什么問題嗎?報紙上的故事不都是這么長嗎?”

  “不是長的問題,是他的內容。”楊巖意味深長地看了她一眼,“我們的管理者也是穿動力裝甲的,那個波爾在最后決戰中打算把一臺動力裝甲揍趴下……他想干什么?”

  “啊?!”多莉吃驚地盯著老編輯,愣愣地張著嘴,“就因為這個?可是——”

  她壓根兒都沒想到那上面去!

  而且這寫的明明是巨石城的故事,都哪和哪啊?

  楊巖搖了搖頭。

  “這件事情可大可小,到也沒人說過不行,但謹慎一點不會有錯,聯盟的居民對管理者有著非同一般的感情,你得考慮他們的感受。如果一定要出版,我建議至少把標題和內容改一改——”

  多莉一聽急了,還想在爭取一下。

  就在這時,爽朗的聲音忽然從一旁傳來。

  “我覺得沒問題!”

  楊巖立刻向那邊開去,眼中瞬間綻放驚訝,噌的一聲從椅子上起身,熱情地將椅子調了個面。

  “管理者大人?!您怎么來了?快請坐!”

  多莉也驚訝地看向了那邊。

  她倒不是第一次見到聯盟的管理者,但這確實是最近的一次。

  楚光看著兩人笑了笑,用稀松平常的語氣說道。

  “不用了,你們新買的椅子我就不坐了,哈哈。別那么緊張,我是來找你們社長談落霞行省拓展業務的。”

  這是哈爾的請求。

  為了不讓父王阻撓自己的事業,這個大孝子吸取了在巨石城失敗的教訓,打算請他來當報社的股東。

  楚光覺得好玩,就答應了。

  其實他也是個樂子人,只是不那么明顯罷了。

  楊巖小心翼翼地看著他問道。

  “那您……”

  “正事兒已經談完了,剛好從旁邊路過,不小心聽見了你們的談話,見諒!”楚光笑了笑,繼續說道,“聽都聽見了,我就不客套了。我認為這位小姐說的很對,巨石城的幸存者日報都有一大堆子刊,我們憑什么不能有?”

  楊巖苦笑著提醒道。

  “大人……那可是巨石城弄出來的。”

  楚光不在意地說道。

  “別說巨石城,就算是爛棺材板里發出來的聲音,進步的就是進步的!他們有,我們更應該有!以后你們也得把工人報辦起來,幸存者日報上面寫全體幸存者關心的問題,工人報上多寫一些工人們關心的事情!夜校的成果不錯,你可別覺得我們的工人都是文盲,看不懂就不寫了。”

  楊巖連忙說道。

  “我可沒這么覺得!”

  多莉激動地看著楚光。

  “感謝您的理解!您要是看過應該知道,這本小說其實和您一點兒關系都沒有……”

  楚光咳嗽了一聲。

  “咳……那種事情我倒是不在意,你們自己折騰就好。”

  開玩笑,他自己就是覺醒者,會怕那玩意兒?

  況且廢土上的動力裝甲多的去了,不是別有用心的小人,誰會閑著無聊扯那八竿子打不著的關系。

  不過話說回來,楚光還挺想進去客串一下龍套的。

  這種首批連載的小說往往具有特殊的意義,未來搞不好會因為情懷被拍成電影。

  至于俗套不俗套。

  那種東西本來就不重要。

  樸實無華的東西往往更深入人心,西游記說穿了也就是師徒四人取經的故事。

  聯盟需要向廢土上輸出一些文化,不只是玩家們從現實世界借來的文化,還得有更貼近廢土上的幸存者們的東西。

  他和他可愛的小玩家們在廢土上種下的種子正在發芽。

  這分明是好事情。

  “那……我向總編請示一下?”楊巖小聲問道。

  “干脆我去吧,反正我剛從他那兒出來,”楚光笑了笑說道,“正好再去他那兒喝個茶。”

  看著轉身向走廊走去的管理者,楊巖苦笑了一聲。

  真希望他的老板能有個好的心臟……